静心语

草芥集:

长雨过后,便是晴天。

身在江南,自然晴雨时有。但好像记忆里不曾有过这样的春节:自大年初一晚上开始,便淅淅沥沥个不歇;期间偶有暂停,不消一时三刻复又滴答滴答起来,屈指一数居然半月有余。

春节拜年及春节之后的上班,出门总是拖泥带水、洗过的衣物晾满了衣杆,仿佛连人都是黏乎乎不清不爽。于是每天总忍不住看天气预报,盼望APP的UI上能早点出现几个☀。直到昨晚入睡前,还嘀咕着说:额,明天总算会天晴了。

早上醒来拉开帘、推开窗,寒舍望去,不想依然云蒸雾绕、地面湿漉,看来天气预报是失算了。就这样又在雨刮器的帮助下奔赴上班。周一坐班之后自然是好一阵忙碌,不知道几时一个抬头,咦,居然有阳光斜斜弱弱地照进来了。

再接着,透过办公室的窗子,感觉天空一点点明朗起来了、街上的欢声笑语清脆起来了;就连汽车的鸣笛声,也似乎通透起来了。于是赶紧走到走廊上,在阳光下伸一伸肥腰,真的要好好感受一下这久违的阳光啊。也想着,如果是在老家的野地上、在初春的阳光下,势必会在田垄里肆无忌惮地撒点儿野啊。

只要有阳光,不消半天,整个就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了。甚至都能感受这小镇几个路口之外的田野里,油菜花已经卯足了劲儿,准备好好灿烂一场;那躲在巢里的野蜜蜂,肯定也抖落翅膀上的水珠,伸展筋骨准备流连花间了。

节气只有天理。元宵之后、三天之前,便是惊蛰。《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二月节……万物出乎震,震为雷,故曰惊蛰,是蛰虫惊而出走矣。”这也就意味着惊蛰之后,中国大部分地区即将陆续进入春耕季节。记忆里小时候在江南,过完年、开了学不久,身上厚厚的冬装便会逐渐褪去、瓦屋旁菜园里的绿芽便会轻轻悄悄地钻出来然后日渐蔓延成满眼的翠色,而田间地头耕作的大人们的身影也会随之渐渐多起来。再来几场晴雨转换之后,很快便是一片枝繁叶茂、郁郁葱葱的景致了。

不想一个小小的晴天,竟带出了这番怀想。这种美好,又忍不住延伸出去:比如儿时放学路上,远远就闻到了母亲炖春笋的香味;比如一群麻雀叽叽喳喳栖在巷口的枝头,不等我们几个野小子走近,便嗖的一下消散在瓦蓝又瓦蓝的天空。


__ Contax T3

__ Fujifilm Neopan400

__ Hangzhou , 2011

NumberW:

梦里有深海,六月的天夜短昼长,潮汐偶尔溢出梦境,透明的水母便浮上了岸。他们快活地游着、飘着,化成了风。而人们把这股轻凉湿润的风,叫作夏天。